2019年4月6日 星期六

嘉義法律事務所推薦,嘉義法律諮詢免費,好的嘉義律師事務所,嘉義律師諮詢免費

專家在為臨釋人員做情感輔導 怎樣談戀愛怎樣令夫妻和睦 怎樣讓孩子重新接納自己 喬司監獄請專家幫臨釋人員做情感、法律輔導 蘇迪亞每次去浙江省喬司監獄,都會對自由有更深一層體會。“雖然同在一片藍天下,但在電網、高牆內,人會很壓抑。"這已成了他面對“學生們"的開場白。 蘇迪亞是浙江中銘律師事務所主任、浙江省婚姻家庭協會專家法律援助團副團長,他的“學生"是喬司監獄的臨釋人員(即將釋放的犯人)。差不多每週,他都要去喬司監獄和“學生"面對面來一場“頭腦風暴",每次課後,“學生們"給他打的分,都是最高分。 從去年初開始,喬司監獄和省婚姻家庭協會聯合成立了婚姻家庭指導站,對臨釋人員進行家庭婚姻方面的情感和法律指導。 他們最關心什麼?會遇到哪些情感問題?最近,我兩次去喬司監獄採訪。 監獄裡的 最後一道人生題 喬司監獄八分監獄,是臨釋人員刑期最後一個月待的地方。 電影《肖申克的救贖》有句台詞:“這裡的高牆很奇怪,剛開始你討厭它,慢慢地你適應了它,再後來你就離不開它了。" 說的就是監獄裡的人出去後,會面臨各種不適應,就業、住房、家庭、戶口、社保,現實生活撲面而來,一切只能靠自己。 這也是喬司監獄想給他們解開的一道人生題。 從2010年9月開始,喬司監獄開始籌建出監分監獄,當年12月正式啟用。2011年3月30日, 司法部和省委領導親臨出監分監獄視察工作並揭牌,給予充分肯定。至今,已有27000多名臨釋人員在這裡接受了出監教育。 喬司監獄的出監教育是從臨釋人員釋放前3個月開始開展的,主要幫助他們培養和建設出去後適應社會的能力和心理。 經過這幾年,這裡90%以上的人學了些技能,裁剪、燒菜等等。前兩個月的教育包括學習《弟子規》等傳統文化、出去後如何與人打交道的社交禮儀、公民道德、職業生涯規劃、就業指導、心理健康、形勢政策等,還會舉辦就業招聘會,一些社會企業會進監獄招工,還有針對出去後想辦企業的人開創業培訓班等。 最後一個月,臨釋人員會進入分監獄集中實訓,學習如何應對出去後的各種局面。包括怎麼用微信、怎麼做微商、開淘寶店,怎麼坐地鐵,甚至怎麼用支付寶付水電費、辦醫療保險、使用公共自行車、共享單車和坐快速公交…… 喬司監獄針對這些問題設立了相應體驗館,臨釋人員有實際操作機會,今年還增加茶藝、車修、按摩、美容美髮、共享單車等模擬情景培訓館,設立了模擬司法所、派出所和辦事大廳。 最後一個月,臨釋人員不用參加勞動,監獄給他們安排學習,還有健身房,但他們的心不平靜:我回去後怎麼辦?特別是,斷了鏈的家庭關係。 十年以上刑期的離婚率高達70% 據不完全統計,已婚服刑人員離婚率偏高,十年以上刑期的離婚率高達70%,五年以下的30%。 三分之一服刑人員,家庭都存在問題,很多人犯罪也是家庭問題直接或間接影響導致的,如單親家庭、婚姻破碎後的影響,在裡面多年,已有的問題沒法解決,又出現新問題,如夫妻感情、親子關係、父母關係的淡漠和疏離等。 親情是最好的融化劑,是服刑人員改造的原動力,也是讓臨釋人員減少再次犯罪的保障。但他們回去後怎麼面對親情,怎麼把斷裂多年的親情接上? “以前我們讓管教民警給他們講,但他們對民警有戒備心理,不會說很多自己的事,而民警也缺少這方面專業知識。"喬司監獄八分監獄民警蔣暉說,所以去年,喬司監獄與浙江省婚姻家庭協會攜手成立婚姻指導站。 協會裡都是婚姻問題專家,各有擅長領域,有的擅長親子關係、子女教育問題,有的擅長夫妻關係問題、婚姻中的法律問題,也有的擅長青年男女戀愛問題。 臨釋人員最關心的是 子女認不認自己 “問子女問題的最多。"蘇迪亞曾用現場提問的方式了解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一圈排摸下來,臨釋人員最擔心的是出去後,前妻不讓孩子認自己和孩子撫養費的問題。 有個40多歲的臨釋人員諮詢蘇迪亞,如果前妻不讓看孩子,他只能去學校看孩子嗎? “血緣是割不斷的。"蘇迪亞希望他冷靜,不要傷到孩子,建議他和前妻簽個協議,如果協議不成可以打官司,到時他會提供法律援助。 刑期長的服刑人員,往往會面臨另一方提出離婚,隨之而來的是財產分割、孩子撫養等問題。“提出離婚的大多30歲以下,如果35歲以上,相對穩定。"蘇迪亞曾在女監幫女犯人打過官司,有的女犯進去後,丈夫提出離婚,牽扯到財產分割,“她們出去後,沒房子了去哪裡住?"蘇迪亞據理力爭,幫好幾個女犯“保"住了婚姻。 而另一個被問得最多的,是貸款利息問題,“我舉了各種民間借貸糾紛的例子,告訴他們多少利息內是受國家法律認可的。"蘇迪亞說,很多人出去後有創業的打算,“有的人以前在外面放了債,或者藉了錢,想知道錢還能不能要回來,借的高利息出去手上沒錢還怎麼辦。" 經過婚內關係指導 他懂得了夫妻間交流最重要 50歲的老張(化名)是罪犯小組長,協助管教民警管理臨釋人員的生活日常。 “裡面的人想得最多的是親人,但靠平時的會見和5分鐘親情電話維繫是不夠的,肯定會越來越疏遠。"老張說,他最擔心的是孩子的學習和妻子、父母的身體健康,但在高牆內,所有的擔心都沒有焦點。 “快出去了,很多人會失眠、焦慮、恐懼、心煩意亂,想想出獄後,早上6點睜眼發現其他人還在睡,晚上10點睡了別人會不會嫌你睡得太早,怎麼和家里人相處才好,一日三餐有著落嗎,想到這些,心裡都沒底。"老張說。 而專家們就是希望幫他們理清頭緒,緩解焦慮。 另外,裡面待久的人,在情感交流能力上,或多或少有欠缺。 小凌(化名)原來在義烏開貨車,家里里里外外靠他張羅,因為家務,夫妻常吵架,小凌覺得自己很辛苦,想讓老婆做飯,但老婆不願意,矛盾升級最後離婚收場,後來,他幫人打架,被判一年。 在接受了婚內關係指導後,他覺得離婚是自己不懂溝通造成的,出去後,他給指導老師李麗琴打電話,說想改變自己,賺點錢娶個老婆好好生活。 因為有了面對面接觸,婚姻情感問題專家們也在不斷“更新"觀念,“他們遇到的婚姻情感問題,也是普通人會遇到的,只不過監獄的特殊屬性讓問題更集中,更難處理,因為他們和家人的時空不同步。" 喬司監獄: 希望他們順利回家再也不要回來 擅長青年戀愛關係指導的徐楓老師,曾在19樓開設專欄,講青年男女戀愛案例,採訪那天,她正給臨釋人員講“如果出去了,怎麼談戀愛?" “你會聊天嗎?第一次和女孩子出去聊什麼,怎麼第一次拉女孩手?"徐楓教了大家很多戀愛小技巧,年輕的臨釋人員一臉興奮。 在喬司監獄服刑的是清一色男性,徐楓還給他們講了出去後怎麼在夫妻關係中“討巧"應對。 “出去的人回到家往往覺得歉疚,搶著做家務,比以往顧家,對促進夫妻關係來說是好的一面,但有時家人傷透了心,他們回去也可能遇到冷漠和冷嘲熱諷。"徐楓覺得,要先給大家打打預防針,讓他們學習在遇到家庭矛盾時,怎麼正確表達。 “如果妻子數落你,發牢騷,你就從背後抱住她,說聲你辛苦了,這樣就吵不起來了。"服刑人員老蘇(化名)聽完後,分享了自己的體會。“肉麻啊!"大家都笑了,然後是鼓掌。 還有十多天就要出去的老盧(化名)服刑期間,重拾了以前丟的樂器,二胡和吉他,說出去後要好好陪妻子旅遊。“這些年,她一個人帶孩子,辛苦了。" “家是我們生命的本源,我們每個人在家中出生,在家中成長,從家進入社會,家也是我們安身立命之所在,我們希望幫他們順利回家,再也不要回來。"喬司監獄副監獄長楊劍峰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