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6日 星期六

台中法律事務所推薦,台中法律諮詢免費,好的台中律師事務所,台中律師諮詢免費

在公共生活中,每個人都必須遵循公共規則,否則公共生活就會陷入紊亂狀態。公共生活規則主要有法律、紀律、道德、風俗習慣、宗教教義等。其中,法律是最重要的規則,它既有國家強制性,又有普遍約束力。它不僅確認公共生活準則具有必須遵循的權威性,引導人們自覺守法,自覺維護公共生活的正常秩序,而且通過制裁破壞公共秩序的違法行為,強制人們遵守社會公共生活準則。 在公共生活空間,只有政府、社會和公民都具有明確的公共生活規範意識,並自覺地遵守公共生活準則,才有希望建立起和諧的現代生活方式。公民了解公共生活中的法律規範,樹立崇尚法律的理念,既是實現自己的權利,適應現代社會發展的需要,也是提升自身文明素質,滿足生存與發展的需要。因此,必須要充分認識法律規範在公共生活中的作用。 一個人從出生直到去世都和法律結有不解之緣,我們一生都享有法律規定的各項權力,同時必須履行法律規定的各項義務。這兩個方面說明法律總是和人們的日常生活同在,公民的生活離不開法律。 市場經濟就是法治經濟。職工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遇到了許多法律問題需要解決,根據職工的諮詢問題整理出若干個有共性的典型案例進行分析,希望大家從中能夠得到啟發和幫助。 涉及婚姻的財產糾紛案例一:原告王某(女)向法院起訴時稱,其夫被告張某(男)在雙方戀愛期間因為購買結婚住房向其借款2萬元,為了儘早有一個“二人世界”,王某便藉湊了2萬元給張某,張某當時出具了一張借條,並承諾婚後立即歸還。但婚後丈夫並未及時還款,而夫妻之間卻不斷發生矛盾。為此,原告王某就2萬元債務將丈夫張某告上了法庭。該案件起訴後不久,王某又另行起訴離婚,並要求與張某共同分割該住房的所有權。 《婚姻法》司法解釋(一)中第十九條規定:“ 《婚姻法》第十八條規定為夫妻一方所有的財產,不因婚姻關係的延續而轉化為夫妻共同財產。但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這一條取消了舊婚姻法中關於婚後8年個人財產轉化為共同財產的規定,也就是說,個人的財產永遠是個人的。 《民法通則》第八十四條規定“債是按照合同的約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規定,在當事人之間產生的特定的權利和義務關係,享有權利的人是債權人,負有義務的人是債務人。債權人有權要求債務人按照合同的約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規定履行義務。”現在,原、被告雖屬夫妻關係,但原、被告之間的借貸關係發生在雙方結婚之前,這2萬元的債務係原告的婚前個人財產,且婚後雙方對婚前婚後財產也未書面約定,依照上述法律規定,夫妻雙方的婚前財產屬個人所有,故原告的訴訟請求應當支持,被告應以其個人財產清償債務。因此,張某應該獨立清償2萬元借款。 同樣,張某購買房屋的時間發生在雙方結婚之前,屬於其婚前個人財產,非夫妻共同財產。因此,王某不能與張某共同分割該房屋的所有權。建議:婚前男女雙方發生的經濟往來一定要留有書面字據,否則一旦發生經濟糾紛很難解決。本案中如果王某沒有借條,則其債權很難得到保護。 案例二:李某(男)與趙某(女)於2003年2月開始戀愛,2003年6月二人開始同居。同居期間,購買價值20萬元的住房一套,李某父母出資6萬元支付了首付,其餘的14萬元由李某貸款支付。於是,李某的工資付了房錢,趙某的工資供二人生活所用。2004年底,二人因故分手,分割財產時二人對該房屋的產權發生糾紛。 《婚姻法》司法解釋(二)中第二十二條規定:“當事人結婚前,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自己子女的個人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雙方的除外。結婚後,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一方的除外。” 本案中李某(男)父母出資6萬元應認定為對李某個人的贈與。對於不結婚就同居的人出現“婚前單獨貸款購買,婚後一起還貸”的情況,目前仍屬於難於界定的法律問題。因為婚前部分(首付+月供)是個人財產,婚後部分是共同財產。對於該案例中李某的工資付了房錢,趙某的工資供兩人生活所用,趙某實質上參與了供房,但是她沒有直接證據。因此,在分享房屋產權方面有一定難度。 建議:婚前置業一定要慎重。最好不要在婚前合資購房。要購房,自己買,而且最好一次性付款(可以考慮父母贊助一些),這樣產權最明晰,不容易產生糾紛。另外,婚前全資購買,婚後才取得產權證的,也是一個比較有爭議的問題,目前沒有明確的答案。因此,如果沒有兄弟姐妹分割財產的顧慮,買房時寫父母的名字,是避免財產糾紛的方法之一。 民間借貸糾紛案例一:借款人王某向出借人張某借款10000元。在張某要求王某書寫借條時,王某稱到外面找紙和筆寫借條,離開現場,不久返回,將藉條交給張,張看借條數額無誤,便將10000元現金交給王。後張向王索款時,王拒不認帳,聲稱借條是張某偽造,可進行筆跡鑑定。案例二:借款人丁某向出借人周某借款12000元,周某自己將藉條寫好,丁某看借款金額無誤,遂在藉條上簽了名字。隨後周某在12000後面的空隙處加了“0”。還款期限到後,雙方為此發生爭議,周某持丁某所簽名欠條到法院起訴丁某,要求歸還借款120000元。 案例一屬於“是己借款,非己寫條”的情況,案例二屬於“自書借條”情況,發生這種情況,除非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借款的真實事實,否則法院只能依據證據判決,真正的受害者很難維權。建議:當借款給他人時,書面協議內容要約定合法全面,格式要正規,而且一定要讓借款人當面書寫欠條,不給他人可乘之機。 案例三:借款人王某借張某50000元,為張某出具借條一份。兩個月後王某歸還5000元,遂要求張某把原借條撕毀,其重新為張某出具借條一份:“王某借張某現金50000元,現還欠款5000元”。新借條到期後,王某隻歸還5000元,聲稱借條寫得明白“現還欠款5000元”。張某無奈起訴至法院。案例四:借款人李某向孫某借款7000元,為孫某出具字據一張:“收條,今收到孫某7000元”。孫某在向法院起訴後,李某在答辯時稱,為孫某所打收條是因孫某欠其7000元,由於孫給其寫的借據丟失,因此為孫某撰寫收條。 以上屬於“利用歧義”情況,案例三中的“還”字既可以理解為“歸還”,又可以解釋為“尚欠”;案例四中以“收”代“借”。根據《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誰主張,誰舉證”,如果兩案中的出借人不能舉出其他證據證實借款人的借款行為,其權利很難得到維護。建議:雙方訂立借款書面協議時一定要按照格式載明借款的具體內容,千萬不要圖省事認為事實當時清楚而出現模棱兩可的詞句,產生歧義,導致難以維權。 案例五:張某單位集資急需用錢,同事王某為幫助張某,將張某介紹給其做生意的朋友李某,張某欲從李某處借錢2萬元。因張某單位效益不好,李某擔心張某到期不能歸還,要張某提供保證人。隨同張某前去的趙某為了讓張某盡快拿到借款,作為保證人簽字。不久,張某單位倒閉,張某下崗,借款無法歸還。李某向法院起訴,要求王某和趙某替張某歸還借款。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第十三條指出:“在藉貸關係中,僅起聯繫、介紹作用的人,不承擔保證責任。對債務的履行確有保證意思表示的,應認定為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依此可知,本案中的王某如果對2萬元的債務履行沒有保證意思表示,那麼就不用對借貸承擔保證責任。但由於王某明確在藉款合同中作為保證人簽字,所以,只能認定王某對債務的履行是有保證意思的。 同時,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第十六條對保證人的責任作出了明確的規定:“有保證人的借貸債務到期後,債務人有清償能力的,由債務人承擔責任;債務人無能力清償、無法清償或者債務人下落不明的,由保證人承擔連帶責任。”因本案中的趙某在這起借貸關係承擔了保證責任,在張某無力清償的情況下,應對這筆2萬元的債務承擔保證責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